“短视频+教育”在交通红利下能走多远?。。

“短视频+教育”在交通红利下能走多远?。。

原题:“短视频+教育”在流量红利下能走多远?在聊天室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、政协委员俞敏洪,在新东方创办人两会提案前一天晚上,曾写下了蒂克托克的白皮书。他敦促网民就教育感兴趣的话题提问,并分享碎片化学习的理念。这是N位网友首次在tiktok直播中看到胡润百富榜超过150亿的数字。就在上个月,他还和曾经是名牌教师的新提克托克李旭掀起了一股人流。受今年疫情影响,许多行业纷纷转向短视频寻找出路。01短视频授权教育培训机构的流量红利降低了客户获取成本。

无论是承载了梁建章6场直播节目的1亿货,还是俞敏洪和许多希望通过短视频打造自己品牌形象的老师,都表明短视频收获流量背后有着巨大的实力。短视频+教育可以在短时间内受到大亨和各类教育机构的青睐。依靠网络直播帮助教育机构缓解高客户获取成本带来的现金流压力。据Quest 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,去年在线教育用户数超过4.8亿,每个在线教育机构获取客户的平均成本超过1000元,高达1万元。在葵东地铁站等提克托克网站未能获得交通红利的情况下,利用抖动、短手等短视频平台获取高信任度的私人区域交通,成为教育机构降低获取乘客成本、实现更多体验用户转化的新途径。

短视频不仅可以吸引一批想分得流量红利的教学机构,还可以为不满意校园教学的教师提供更大的展示平台,打造一批具有个性化教学风格的网络红色教师。得益于平台流量红利,一些教师俘获了千禧一代的心,实现了月收入数百万。02蒂克托克是一位罕见的老师,他因其受欢迎的语音和流量奖金而受到千禧一代的赞扬。除了新东方的李旭外,还有优乐口语学院的创始人、流利英语运营前总监亚历克斯。亚历克斯在讲座中更加注重以幽默的方式与网友互动,短短6个月就吸引了1000多万粉丝的关注。

实力与魁地克相得益彰,也有快手和受欢迎的B站受到千年一代的欢迎。如果2020年的疫情导致桂福培训机构经历了一个艰难的“最黑暗时刻”,那么短片带来的奖金将放在教育行业的吃水上“葵花教育”已成为业内的默认趋势。葵花去年发布的《2019年快速教育生态报告》显示,快手教育短片已达2亿,日播放总量超过20亿次,日均上座率超过6000万人次,其中葵花四大知识库,即素质教育、三农教育、职业教育和主体教育。快速学习者进入短视频教育轨道的机会在于,葵花拥有大量由用户推送的知识课程。

这让葵花高级副总裁马宏斌意识到tiktok与教育融合背后潜在的商机,让他考虑踏入这一陌生领域,并于2018年6月开办速成班。葵台教室在乐画技术专家和其他长尾学习者之间建立了沟通的桥梁,降低了系统技能学习的成本。03短视频教育的痛点还是一样的。教学培训机构的奖金期限是半年在线支付知识费,葵桐的读书俱乐部不像是拿高知的知识费,是传播知识内容和实用性、普及性的好途径。本课程不是针对一本书或一个教育理念,基本上属于知识共享和普及。

例如,葵桐比较常见的课程包括如何使用电脑软件模拟宇宙、Excel速成班等。桂福教室本身虽然满足了习惯于零散学习的年轻人沉沦的习惯,但它受到了千禧一代的欢迎,培养了一批忠实的付费用户,但它的用户群却非常庞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